第34章 饭桶加屁精(2 / 2)

加入书签

说“我妈在人多的地方吃不饱饭,就让她一个人在小屋吃吧!咱们喝咱们的”说完就拿酒瓶倒酒。

这时二毛驴到外屋拿来海碗自个拿起另一瓶酒,咚咚咚自个满上了,然后举起酒碗,说“欢迎来自远方的朋友,今天第一次喝酒,我很高兴…………”之后就是喝酒一口闷表演。

滑溜心说“握草,感情二毛驴只会说这么几套场面话啊!反复的用啊!看起来自个又看走眼了,这货就是一个憨憨啊!还是一个饭桶憨憨!

狗子做的饭菜很合滑溜和疯子的胃口,大鹅炖的香嫩多汁,溜肉段炸的外酥里嫩,鲤鱼一点腥味都没有,吃起来肉质紧密,里外入味。

二毛驴喝好了酒就开始干饭,盛了一小盆米饭,浇上炖大鹅的汤,把红烧排骨,溜肉段,黄瓜拉皮扒拉到他盆里一大半。然后就开始稀了哗啦的.开始大口干饭。一小盆米饭让他一小会就吃光了,随后又去盛了一盆,又开始吃。连着盛了两次,一共吃了三盆米饭。这饭量如果在国外可以去参加大胃王比赛了,生长中国真是屈才了。

“驴哥吃饱的话,得吃多少饭啊”滑溜很好奇。

“吃的也不是很多,二十个馒头配一盆猪肉炖粉条子,基本就能吃八九分饱,在喝上两碗汤,就真饱了,我最近胃口不太好,吃的少了”二毛驴一脸认真的说。

滑溜心说真特么的是个饭桶,得亏你有父母,你要是和我们一样在福利院长大,天天吃土豆白菜,能饿死你个吃货……

吃完早饭没事干,疯子提议打扑克,说不如玩拉克,然后就俩人一伙对战玩拉克。据说这种玩法是从老毛子那里传过来的。滑溜和二毛驴一伙,狗子和疯子一伙,四人开始打牌。

二毛驴除了吃喝打架会说几句场面话以外,别的方面都是弱项,打起牌来那叫一个臭,把牌技超群的滑溜都给带偏了,气的滑溜直摔牌。

二毛驴吃完饭又喝了点啤酒,说溜溜缝,滑溜说“咋滴驴哥,不填满胃不能算吃饱呗!”

“喝点啤酒消化快,啤酒我平常都是饭后当茶水喝” 二毛驴说“三狗做菜真好吃,我今天胃口很好,都吃撑了,要不下午我留下再吃一顿吧!晚上就不走了.再和你们挤一晚上”。

“别啊”一听二毛驴这活,滑溜和疯子脸都绿了,这饭桶加屁精要是晚上再留下来,今晚他们哥仨就得让二毛驴的屁熏死。

滑溜心说,这个大吃货,打牌比夜里放的蔫屁还臭。

打了一上午扑克,中午狗子没让母亲做饭,他亲自下厨,做了几个硬菜,铁锅炖大鹅,红烧大鲤鱼,红烧排骨,溜肉段,黄瓜拉皮,白菜拌萝卜丝,两炖两肉两凉盘,一共六个菜,又让母亲闷了一大焖锅米饭(他怕饭桶二毛驴吃不饱)。

怕不够喝买了六瓶白酒,一箱啤酒。

哥几个喊狗子妈上桌,狗子妈说啥也不上桌,说你们几个孩子好好喝点吧,我去小屋吃,你们省的拘束,吃饱喝好啊,不用管我,说着就端着菜去小屋吃去了。

狗子知道母亲是受老观念影响,女人不上男人酒桌的传统影响,多年的传统熏陶,她一时也习惯不了,也就不勉强她了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