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通款曲 第20节(1 / 5)

加入书签

“实在不行,你就把他当老板伺候,打工哪有不受气的?”

张连枝满打满算就在万君干过一个月的电梯小姐,不曾真正打过工,但她认为跟男人相处一样是职场,要把握好职场之道才能升职加薪。

这些话楚音听得都要起茧子了,他蔫蔫地说了句,“妈妈,我也是男的。”

张连枝被噎了下,“但我们咚咚是好宝宝,才不会学坏呢。”

楚音脑子里突然蹦出了司立鹤的脸,支吾着没搭腔。

虽然司立鹤表示谅解,但楚音仍难免失落,两次约定,一次因为司立鹤公务繁忙而无法赴约,一次因为不可抗力他未能履行。

看着司立鹤发来的“没关系”三个字,楚音趴在床头哭了一场。

而陪伴他流泪的只有乖小狗果果。

他哭着对果果流露心声,“为什么我想要的都得不到?”

楚音只是想跟司立鹤吃顿饭而已,连这一点渴求都没能被满足。

张连枝自以为调解起效,高高兴兴地让楚音去换礼服,自个儿在客厅逗果果玩,“我的宝贝孙女儿,一段时间没见,怎么变得这么胖?外婆抱抱看重了没有,哎哟,小肚子都圆滚滚了,给外婆揉揉......”

楚音看着和乐融融的母亲和果果,心里略微得到一点慰藉。

陈邵风的车将到楼下了,楚音匆匆忙忙地穿好鞋,“妈妈,我走了,你回家之前记得遛狗。”

张连枝抱着果果亲热地送楚音车门,“放心,有妈妈在,快去吧。”

楚音亲了亲果果的脑袋,这才转身进了电梯。

张连枝得知他要去参加秦老的寿宴,清楚他不好受,提前结束了旅游,到楚音家里安慰他。

女人未必不心疼儿子,也明白儿子在这段婚姻里有太多的苦楚,但天下的乌鸦一般黑,陈邵风不是良配,难道其他男人就能够给予楚音幸福吗?

至少跟着陈邵风,楚音吃穿不愁,还能住大房子。

“嘴巴长在别人身上,他们爱怎么说你别搭理就是了。”

女人自有一套歪理,她靠着这样的话术撑过这么些年,倾囊相授给楚音,“这个世界上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,你爸爸是不错,但他不偷腥哪里来的你?邵风也一样,起码他身边的人都是干净的,不会带什么乱七八糟的病回来。换做那些穷鬼,不知道哪个犄角旮瘩嫖妓去,那才叫脏呢。”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其他小说相关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