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通款曲 第22节(1 / 5)

加入书签

楚音抿着唇摇摇头。

“我跟你保证,以后我绝对不会不经过你允许就亲你。”

楚音被这句话吓了一跳,惊慌地环顾四周,幸好训犬师离得远,并不能听见他们的谈话内容,他后退半步,不敢注视司立鹤的眼睛,红着脸嗫嚅道:“不要说这个......”

“好,我不说,那你理理我吧。”

“我没有不理你。”

而几日不见的司立鹤拿着磨牙的骨头玩具在逗小狗玩儿。

楚音立马明白过来这是司立鹤的手笔,但果果还在他手里,走也不是,不走也不是。

好在果果永远把楚音放第一位,一见到主人,连磨牙玩具都不要了,迈开两条不长的小腿朝楚音飞奔而去,兴奋得直叫唤。

楚音蹲下身揉果果的脑袋,像来幼儿园探视的家长,“有没有乖乖听老师的话?”

司立鹤来到他面前,“不用担心,果果没和欢欢打架,是我想见你一面。”

司立鹤似乎真的为此烦恼,“可是你不回我的信息。”

楚音没有办法反驳,好不容易平静的心又因为见到司立鹤而乱成一团麻线,但既然见了面,他觉得应该把话说清楚。

他又退后了两步,这下彻底跟司立鹤拉开了距离。

司立鹤的眉心短暂地蹙起又落下。

楚音深呼吸后涩声开口,“我结婚了,我有丈夫,我们不能这样。”他用力地咬了咬唇,才忍着不舍,难过地把话说完,“以后、以后我们还是不要见面了。”

楚音顺着青年修长的腿看到背着光的五官,冬天微薄的阳光不大刺眼,但还是给司立鹤披上了一层淡淡的光华,楚音总是用这样仰望的姿态望着对方,因此看不太清司立鹤的神情,只好微微地眯起了眼。

司立鹤把磨牙骨头玩具晃了晃,像是在逗果果玩儿,也像是在逗楚音。

远远一抛,果果兴奋地追着玩具跑走了。

小狗在大草地撒欢,楚音站了起来,不知道怎么面对司立鹤,果果追玩具,他要去追果果,但司立鹤把他引到这儿,显然不会让他就这么走了。

司立鹤拦住楚音的去路,“还在生我的气吗?”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其他小说相关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