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通款曲 第29节(1 / 5)

加入书签

楚音这才轻轻地松口气。

司立鹤松了领结,单膝蹲下朝果果招手,小狗对谁都热情,颠颠地跑过来蹭司立鹤的手掌。

于是到了晚上,司立鹤让楚音扮小狗吐舌头,享受楚音对他无限的讨好与献媚,可耳边一旦浮现陈邵风饭桌上显摆的话语,便不禁联系楚音也会用同样的姿态去讨好其他男人。

于是心底莫名的火气压也压不住地往上窜。

下手极重,但是楚音不拒绝,只哭着小声地叫司立鹤的名字,也深深沉陷其中。

陈邵风送司立鹤出去,自己却不回家,酒楼的楼上就是房间,情人正洗干净在里头等待他的宠幸。

他把妻子丢在家里不闻不问,自然会有人替他关怀。

司立鹤到特地用来安置情人的住处,刚打开门,楚音盘着腿很乖巧地坐在地毯上,拿新买的毛绒球逗果果玩——司立鹤让他把果果一起带过来,省得半夜还闹着要回家陪狗。

听见声响,黑亮亮的眼仁黏在司立鹤身上,楚音爬起来,软软地说:“你回来了。”

恍惚间,司立鹤有种他们才是一家三口的错觉。

司立鹤几乎可以确定,楚音这人大概真的有恋痛之类的心理疾病,所以后半段他没留情。

没有人比楚音更让他满意。

司立鹤准许果果上床一起睡,楚音高兴地软着腿跑出去把果果抱到两个人中间,司立鹤没摸着人,把果果拎到脚边,搂着楚音睡。

这是他第二次和情人整夜共眠,感觉还不错——第一次也是和楚音,在酒店引诱楚音红杏出墙的时候。

楚音睡觉非常安分,一点儿声音都没有,睡前是什么样,睡醒还是什么样。

他一抬手,楚音就会意地飞扑到他怀里,亲他的下巴,鼻子微动,闻到了酒味。

司立鹤舔楚音的唇,“知道我刚才跟谁见面了?”

舌头被司立鹤吃在嘴里,楚音含糊地回:“谁?”

“陈邵风。”

三个字让楚音僵硬了一瞬,司立鹤分开,捏住楚音的下颌晃了晃,“放心吧,他今晚不会回家。”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其他小说相关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