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通款曲 第39节(1 / 5)

加入书签

祝福来得太迟就不能让人开怀。

楚音呆坐了会,心里挣扎得厉害,等司立鹤出来后躺到人怀里欲言又止。

司立鹤也揣着事,他实在受够了偷偷摸摸,活了二十多年从没有这么憋屈过,想跟楚音上个床还得先支走陈邵风,一个念头挡也挡不住地涌上来。

离婚吧——他这样想。

他可以养着楚音,陈邵风给得起的,他只会给得更多。

丈夫问他为什么不在家。

“我、我和果果在我妈妈这里。”为了让自己的话更有可信度,他又弱弱地加了一句,“今天是我的生日,妈妈给我庆生。”

陈邵风哼道:“本来想带你出去吃饭,你不在就算了,礼物我放在房间,记得拆。”

楚音怔住,没想到丈夫居然记得他的生日,小小声地说:“谢谢老公......”

他叫习惯了,改不过口,老公两个字落在司立鹤的耳里显得那么刺耳,于是手摸到大腿根。

还没有开口,楚音从他怀里坐起来,微垂着脑袋很难于启齿的模样,很慢、很小声地说:“司立鹤,我能不能......”一咬牙,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,“能不能跟你借钱?”

司立鹤一刹那以为自己是幻听,他把藏在心里的话收回去,几瞬,笑吟吟地看着楚音,“多少?”

楚音脸色红白交加,“五百万。”

司立鹤笑意更深,一年了,楚音从来没有跟他要过任何东西,一开口就是五百万——他今天送给楚音的腕表四十来万,普通工薪族两三年的工资,加上之前大大小小的礼物,一百多万不止。

就在司立鹤几乎要对楚音改观时,就在司立鹤跟楚音说所谓的爱时,楚音终于露出了真面目。

楚音浑身一僵,聚精会神跟丈夫说话。

电话挂断,楚音蜷起身子细细地喘,在这件事上,司立鹤了解他的全部,知道怎么让他痛、让他爽。

司立鹤下床去洗手时,手机又传来简讯,这一次是张连枝。

问楚音钱凑得怎么样,楚音回自己还在想办法,想了想又道:“妈妈,我去筹钱,邵风如果问起来,就说我在你那儿。”

张连枝只管要钱,没有探究楚音是怎么个要钱法,她给楚音发了条语音,“宝宝生日快乐。”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其他小说相关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