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通款曲 第49节(1 / 5)

加入书签

“我不喜欢楚家,也不喜欢现在的学校,你肯定不知道,他们是怎么样欺负我、辱骂我,我讨厌他们,等我死后,我也不会原谅他们的。”

在写这封信时,果果趴在他的脚边,似乎感觉到他将要离去。

楚音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他对果果更好了,好吧,其实他有点害怕死亡,如果有果果陪着他,他就没那么恐惧了。

所以他接着写,“妈妈,我要和果果一起离开,请祝我一切顺利。”

楚音期待着他的死亡能唤醒母亲,也许他还存了一点报复的心理,既然我反抗不过,那就用我的离去来惩罚你,但他忘记了,不被重视的人就算烟消云散也只能换来一时的眼泪。

那时他刚发现楚逸和陆书凌不为人知的关系,意志消沉,为自己的单相恋以失败告终难过,也为无力解救陆书凌而挫败,但只是这样还不足以他产生死亡的念头。

打垮他的是在学校卫生间听到的一段对话。

同龄人肆无忌惮地嘲笑他的母亲是个不要脸的妓女,甚至意淫女人是用什么样的姿态去讨好他的父亲,接着又议论楚音跟他妈妈是一样的货色,长了一张一看就不安分的脸,长大后也是个只知道讨好男人的臭婊子。

楚音继承了父亲的英气和母亲的柔美,这样过于出众的外貌没有给他带来好处,反而让他遭受了许多非议。

在楚逸还没有发话之前,甚至有人想剥了楚音的衣服拍照——虽然在他的激烈反抗和及时赶来的老师的阻止下没有成功,但直到今日,楚音依旧对镜头有着深深的恐惧感。

楚音最满意的死法应该是割腕,他想象着他的血放满整个浴缸,等楚家的佣人发现他时,他的尸体已经腐烂,那画面一定会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。

天啊!懦弱爱哭的楚音居然不怕疼,用那么尖锐的刀子割开自己的血管,勇敢地奔向了死亡。

可惜这个死法被他否决了,他没有办法对着果果下手。

所以楚音决定抱着果果跳江。

计划执行的那天,他给果果戴了红色的领结,像一个即将奔赴战场的勇士雄赳赳气昂昂地出了门。

所以那天司立鹤给他拍照时他的挣扎和痛苦都真真切切,只不过因为对方是他认定的爱人,所以他选择容忍。

言归正传,躲在卫生间里的楚音冲出来跟诋毁他和母亲的人打架。

他当然没打过,被摁着扇了两个巴掌,看着霸凌者丑恶的嘴脸,愤怒又悲伤的楚音第一次想到了死。

那天晚上,他给张连枝写了一封决绝又稚气的遗书。

“妈妈,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了,你不要为我难过,因为这是我自己的选择。”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其他小说相关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