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通款曲 第52节(1 / 5)

加入书签

怕归怕,再恐怖的事情也比不过贫穷,所以张连枝还是替楚音约了Robert。

男人晚上七点准时来接楚音,问她能不能过夜,还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,说约会的地点太遥远,怕楚音劳累,所以订了高级酒店休息。

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,张连枝犹豫很久把话才转告给了楚音,随即她又有点后悔,“咚咚,如果你不想......”

楚音抱着果果头也不抬地说:“当然可以。”

小狗的鼻头不像以前那么湿润,毛发也暗淡无光,像一块不干净的破抹布。

司立鹤打开了测谎仪的开关,将五指放进凹槽。

沉默良久,他一个问题都没有问出口,把不知是好是坏的测谎仪丢了回去。

这个世界光怪陆离,有人直至油尽灯枯还在思考“我是谁”这个最简单却也最复杂的问句,而司立鹤从不浪费时间追求无解的命题。

作者有话说

就当为了果果(×)

楚音的心被拧住一样的疼,他曾经觉得自己是一个好主人、好爸爸,可在生活的重压下他才知道他有多么的失职。

“你连果果都照顾不好”这句话把楚音从胸膛到后背捅了个对穿,到现在伤口还凉飕飕地血流不止。

司立鹤柔软的嘴唇对他说过那么多甜蜜的情话,每次都让楚音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,可也是司立鹤将每一个字拼凑成最伤人的言语,把他贬低得像尘埃一样渺小。

既然不喜欢他,就像陈邵风那样给他下药,只跟他上床就好了,为什么要招惹他、欺骗他,等他捧出一颗真心时又将他踩在脚下,让他沦为笑柄,让他本就狼狈的名声更加肮脏?

所有人都觉得楚音是婊子,给他安莫须有的罪名,而在经历了那么多指摘后,现在,他真的“众望所归”了。

就当为了孩子(√)

第56章

楚音定时给果果喂了药,又把家里打扫了一遍,做这些时他脸上没什么表情,看起来跟往常无异。

张连枝忧心忡忡地看着自己的孩子,是她提出的让楚音去见新男友,可楚音真的答应了,她反而有些害怕。

楚音还没准备好开始一段新感情,可只不过见了司立鹤一面就改变主意,张连枝很难不怀疑司立鹤欺负了楚音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其他小说相关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