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通款曲 第61节(1 / 5)

加入书签

但楚音有放不下的果果,果果跟了他这么多年,已经步入中老年阶段,是一只老小狗了,十五岁那年他自私到想让果果跟他一起走,可现在他舍不得果果活到这么大年纪还无法善终。

“宝宝,爸爸不能带上你。”楚音抱着果果去看罐头小山,“你看,这些都是司叔叔给你买的,他对你很好,你不要讨厌他。”

偷狗的事件不会在司立鹤和楚音之间上演,因为楚音决定拜托司立鹤照顾果果的晚年——好吧,司立鹤没有这个义务,所以楚音作了两手准备。

Alex惊喜地看着楚音送他的礼物,“给我的?”

楚音点点头,“是你想要的游戏机。”

Linda安慰他,“治疗是循序渐进的过程,不要着急。”

楚音小臂上的疤痕总有一天会消散,但心底的疮疤什么时候才能彻底挖除?

幸而司立鹤是个很有耐心的人,一年不够就两年,两年不够就三年,再不济搭上一辈子,他总能亲眼见到楚音痊愈的那天。

坏消息有,好消息也有,Linda笑说:“小楚好像很依赖你。”

司立鹤的唇角微微翘起又放平,可在Linda揶揄的眼神里仍是笑了出来,“他一直这样。”

Alex高兴得手舞足蹈,摆弄了好一会儿才问为什么突然给他送礼物。

楚音小声忐忑地问:“你喜欢果果吗?”

“当然,它是lucky的好朋友,我也爱它。”

Lucky是Alex养的牧羊犬,也是幼儿园名字的由来。

楚音咬了咬唇,问了个很无厘头的问题,“那如果现在是世界末日,我被丧尸吃掉了,你会收养果果吗?”

此后两天风平浪静,司立鹤派出去调查秦浩的人没查到什么有用的信息,楚音和秦浩的交集实在太少,顶多是陈邵风带着在宴会上见了几次,跟陌生人没什么区别。

种种迹象表明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。

在司立鹤试图查明真相时,楚音也在自以为隐秘地行动。

秦浩又换号码给他发了两次信息,无非是些不堪入耳的辱骂内容,楚音没有回复,但那天见完陆书凌后,他一躺下来就反反复复地回想那句“人活着,如果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那有什么意思”。

他心里有团熄灭了很多年的火在熊熊烧,烧透他的五脏六腑,驱使他去浇灭那片燎原的火焰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其他小说相关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