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通款曲 第64节(1 / 5)

加入书签

楚音很茫然,不太明白对方口中的“走”是什么意思,可是他问不出口,因为他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定然很沉重。

前两天还活蹦乱跳的小女孩在交流会上兴高采烈地说:“请大家祝我活到八十岁!”

可她连十八岁的生日都没能度过。

楚音望着眼前女孩子依旧积极乐观的态度,觉得生命好脆弱,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见到她坐在草地上记录自己的生活。

司立鹤把楚音带回病房,见到他还是呆愣愣的样子,捧着他的脸小心翼翼地说:“想哭的话就哭出来吧。”

两个女孩子欣然应下。

再过了几天,楚音发现在草地上录像的病友只剩下了一个人。

“我想出去。”

司立鹤虽然停职了,有些零碎的工作还没有收尾,正在桌前处理,听闻楚音主动想出门,很是高兴。

这时已近春末,风清云朗,微风中夹杂着些许凉意。

楚音摇摇头,他的默然让司立鹤感到无能为力。

Linda来查房,司立鹤私下将事情告诉了她。

她惋惜道:“很多双向患者平时看起来比我们普通人还要乐观,但同时也在承受着很大的痛苦,病情严重的患者会有自杀倾向,作为医生和家属,只能尽力地帮助他们重建生的希望。”

司立鹤哑声问:“那楚音呢?”

Linda沉吟道:“目前来看,他的情况仍不容乐观。”

司立鹤给楚音加了件薄外套,手牵着手到草地散步。

女孩子依旧热情地跟楚音打招呼,对着摄像头说:“明天一定会更好。”

楚音对很多事情都不感兴趣,但临走前还是忍不住小声发问:“她呢?”

“谁?”女孩子愣了一下反应过来,神色有些暗淡,“你说琳琳,她前两天走了。”

司立鹤心里跳了两下,见到楚音发愣的神情,想捂住他的耳朵已经来不及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其他小说相关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