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通款曲 第62节(1 / 5)

加入书签

秦浩看到他了,楚音挺直了背脊,一种让浑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的激动驱使他别停下脚步。

这几天楚音把商场的路线摸了个透,五楼未完全开发,有个较为偏僻的卫生间,几乎不会有人去那里,他转身上了扶梯,小心翼翼地用余光撇,肮脏的鬣狗上钩了,果然闻着味跟了上来。

楚音呼吸急促,掌心在冒汗,骨骼也在咯咯作响。

他越走越快,直至走进卫生间。

咯吱一声,秦浩推开门,见到了在洗手台前洗脸的楚音。

国道的车子疾驰而过,风裹挟着灰尘扑向楚音,他在原地站了半晌,把涌上口鼻的酸涩咽下去,忽略耳边的猎猎作响,搭上了前往商场的车。

停药让他的精神状态看起来更加糟糕,连司机跟他讲话他都有点懒得搭理。

这是他在商场蹲守的第五天,整个上午一无所获,但是他想,今天碰不到还有明天,明天碰不到还有后天,再不济有下个月,他绝对不会放弃。

只是隔得越久他就越不耐烦,他觉得好累,迫不及待想结束这一切——果果会有新的归宿,该告别的人都已经道别,就连跟司立鹤最后留下的都是温存的记忆,他已经没什么好留念也不会再有顾虑了。

所以在此之前,有一件他想做却不敢做的事情等待着他去完成。

这小婊子,故意招自己来这里,秦浩从上而下打量纤瘦的身躯,嘿的一声,“走那么快干什么?”

男人好整以暇地站到楚音身旁洗手,见到楚音抬起一张被水打湿的脸,眼睛被水泡得红通通的,像只被逼急了的兔子。

他觉得这张脸长得实在勾人,不怪陈邵风第一眼就相中,不怪司立鹤冒着被笑话的风险也要把人撬走。

秦浩被看得心痒痒,可到底还念着这是司立鹤的人,只敢占些嘴上便宜,“司立鹤说要和你结婚,是真不怕你又红杏出墙啊?”

结婚——楚音愣了一愣,什么时候的事情?不过是真是假他不在乎了。

终于,一道熟悉却叫他痛恨的身影从不远处走过,楚音的脑子里疯狂地拉响警报,尾随而上。

商场的经理特地出来迎接秦浩,但秦浩对自家的门店轻车熟路,没一会儿就将人打发走。

楚音很快暴露在他的视线里。

那次在宴会被司立鹤当众羞辱后,他把气撒在了楚音身上,本以为就这么过去了,没想到楚音居然还敢送上门。

一只落单的绵软羔羊无足为惧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其他小说相关阅读: